欢迎光临深圳益善存储器科技有限公司官网
服务热线 0755-2391 2131
当前位置:首页 >> 新闻资讯 >> 行业资讯

新闻资讯

新闻资讯

联系我们

联系人:李经理(销售部)

电话:+86-755-23912131

传真:+86-755-82727420

客服QQ:2058566930

邮箱:yishanic@126.com

邮编:518000

地址:深圳市福田区华航社区中航路18号新亚洲国利大厦1220

行业资讯

日韩新冠肺炎疫情,对全球存储产业链的影响有多大?

发布日期:2020-03-02 点击次数:260
大陆“新冠”疫情对产业制造业的冲击还未完全恢复,一衣带水的日本、韩国又迎来病例爆发,再次吸引全球关注。截止到3月1日,韩国“新冠”确诊病例人数3736例,这一数据在本周甚至可能会突破5000人,目前韩国新冠肺炎传染病危机预警级别为最高的“严重”级别。日本目前确诊人数也已近千人(含钻石号邮轮),其中疫情严重的北海道地区已经发布《紧急事态宣言》,号召居民尽量减少外出。日本上周也要求全国的小学、初中、高中自今日起临时停课,防止疫情蔓延。
据全球最新数据,已有63个国家报告有确诊病例,疫情扩散速度之快,可能迫使疫情发展严重的日本、韩国采取超强防疫“手段”,或效仿中国大陆的做法,进一步遏制疫情的爆发。
目前韩国庆尚北道、大邱为“新冠”疫情重灾区,已造成三星电子、LG等在内的多家企业的数千名员工被要求在家自我隔离,龟尾工业园区也即将面临工厂停产的危险,现代汽车蔚山二厂因员工感染新冠病毒停产。
有鉴于“疫情”对大陆企业造成的影响,日本原材料,以及韩国的化工、电子,汽车、造船等制造业也恐将遭受重大冲击,尤其是日本、韩国企业在存储产业的核心地位,让产业链再次绷紧神经。
日本作为原材料供应大国,一旦“沦陷”,全球产业链面临挑战
回顾日本半导体产业变迁历程,80年代时期,凭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优异的成本控制,日本曾经一度赶超美国。而到了90年代在6英寸晶圆厂过渡到8英寸晶圆厂的世代交替之时,韩国凭借逆周期投资的魄力,累积巨大的产能优势,一举取代日本厂商。
然而,日本并没有消失在半导体版图中,凭借在半导体领域深厚的技术、人才积累,成为全球原材料、设备的重要供应国,特别是晶圆、光刻胶等半导体制造工艺中不可或缺的原材料,其市场份额都相对较高,部分原材料甚至几乎被日本垄断,一旦疫情继续快速蔓延,将会影响相关材料企业的正常生产和运输,下游需求企业将面临涨价甚至断供的风险。
日本作为出口型大国,其生产的原材料广泛出口到美国、中国大陆地区、台湾地区、泰国和新加坡等全球半导体主要生产国家,若一旦疫情“失控”,全球半导体生产将面临巨大的挑战。
日韩企业占全球存储器7成份额,全球存储器件将高度紧缺 
随着科技的快速发展以及大数据暴增,全球存储器市场规模日益庞大,据中国闪存市场ChinaFlashMarket数据,2019年全年半导体存储市场规模1080亿美元,其中DRAM销售额620亿美元,NAND Flash市场整体销售规模达460亿美元。
纵观全球存储器市场,NAND Flash和DRAM资源主要集中日、美、韩等企业手中,中国以长江存储、长鑫存储等为代表的存储器制造企业正在积极追赶中。韩企、日企在全球市场举足轻重,根据中国闪存市场ChinaFlashMarket数据,2019年NAND Flash市场中三星、铠侠、SK海力士分别以34%、19%和10%的比例排名第一、第二和第五;在DRAM市场中,市场集中度更高,三星、SK海力士以46%和29%的比例排名第一、第二。日韩三家企业占整个存储市场约70%市场份额。
根据存储器生产基地分布,三星DRAM全部在韩国本土生产,NAND Flash则有70%在韩国生产,25%以上在中国生产,其中华城Fab13、Fab15为DRAM生产工厂,华城Fab 12和中国西安一期生产NAND Flash,华城Fab 16、Fab 17、平泽P1以及正在新建的P2为NAND Flash和DRAM混合工厂。
SK海力士全部在韩国本土生产NAND Flash,主要是清州M11、M12、M15;DRAM在韩国生产有超过60%,主要是在利川M10、中国无锡一期、二期工厂生产,M14和正在新建的M16工厂为NAND Flash和DRAM混合工厂。
铠侠作为NAND Flash供应商,与其合作伙伴西部数据的生产线均在日本四日市,包括Fab2、Fab3、Fab4、Fab5、Fab6,以及即将投产的岩手县K1工厂,2020年还将计划新建Fab7工厂。
由于生产半导体的无尘车间防护等级较高,再加上大陆“疫情”爆发时期,各家企业已提前做足了防护准备,所以目前三星、SK海力士、铠侠的Fab工厂生产暂无影响。但随着日、韩 “疫情”持续扩大,且有向“失控”的势态发展,将导致出入境管控和全球贸易货物进出口检疫制度升级,给企业产品运输和出口增加压力。
作为出口大国,日韩 “疫情”影响出口贸易,中国产业链首当其冲!
当下日本、韩国每日新增病例增长快速,面对传播性强的病毒肆虐,很多国家不得不开始对疫区国家采取入境管制,截至3月1日当天下午7时,因疫情针对韩国采取入境管制措施的国家和地区增至81个,这也给出口增加了难度。
韩国和日本作为以出口为经济支柱的国家,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数据,2019年韩国出口额为5424.1亿美元,年减10.3%,其中半导体出口金额占比17.3%,排名第一,汽车、石油制品和汽车零部件分别排名第二、三、四名。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为中国、美国、越南、中国香港地区等。
根据日本进出口海关数据,2019年日本出口总额769千亿日元,主要出口国家和地区为美国、中国大陆地区、韩国、台湾地区等。其中,排名第一的运输设备占比23.55%,机械排名第二,占比19.66%,电子器件和化学品排名第三、第四分别占比17.17%和11.36%。全球对日本出口原材料依赖度仍然较高,若因疫情影响日本企业停产、停运,全球产业链也将面临严峻挑战。
至于核心组件存储产品,则是电子产品不可或缺的一部分,根据韩国产业通商资源部数据,2019年韩国存储相关产品金额高达468亿美金,其中向中国大陆出口金额为259.26亿美金,排名第一,排名第二的是中国香港地区,金额163.21亿美元,排名第三、第四的分别为近年来逐渐崛起的电子制造基地菲律宾和印度。
根据日本海关数据,2019年日本出口存储器件相关产品金额为12.28千亿日元,其中台湾地区排名第一,出口额5.6千亿日元,中国大陆地区排名第二,出口额5千亿日元,新加坡、马来西亚和中国香港地区排名第三、第四和第五。
因此,一旦疫情继续恶化,位于中国大陆地区、台湾地区、菲律宾、印度等电子制造厂商将面临存储器供应不足的情况,届时将产生“多米诺骨牌”效应,全球产业链都将受到波及,包括存储厂商、终端电子厂商等,涉及包括手机、PC、服务器、电视等电子产业也将受创。
上游芯片供货延迟,或迫使大陆及台湾地区封测厂面临“产能空置”
自2月以来,大陆地区疫情影响公共服务单位、疫情防控人员、物资车辆等,大部分企业延迟开工时间,直到中旬才逐步复工,使得2月份有效工作时间减少7-15天。若韩国“疫情”影响再对产品出口延迟,首先冲击的将是下游存储封装测试企业,而大陆及台湾地区企业影响最为明显。
一般原厂资金雄厚,不仅有能力生产NAND Flash和DRAM,还设立自己的封装、测试和组装工厂,用于自己品牌产品生产与销售,比如三星在中国江苏设有半导体封装和测试工厂,SK海力士与海太半导体加强在DRAM封装合作,并在成都和重庆都设封装工厂,美光不仅在台湾地区设有DRAM封装中心,还与力成在中国西安设了封装厂。
其次是半导体代工和封测OSAT企业,用于满足其他企业封装与测试。全球产业集中度较为明显,全球前十大OSAT企业约占80%的市场,主要由台湾地区和大陆地区企业所占据,如日月光、华泰、力成、京元电等台湾地区企业,大陆地区企业有华天科技、长电科技等。
在疫情重灾区,一般都提倡远程办公,远程作业,但是对于需要大规模产线作业的封测厂而言,员工无法按时到岗代表复工率低下,产线就无法正常运作,即意味着产出会减少。随着大陆地区疫情控制稳定,企业已陆续积极复工,但若遭遇韩国、日本企业供货问题,封测厂商或面临“无料可做,产能空置”的窘迫。
上游若现缺货危机,加之终端销量下滑,存储模组厂需要智慧应对
存储模组厂犹如是在夹缝中生存,一是要面对原厂在供货、价格上限制,也要面临与原厂在市场上竞争,还要不断创新注入新的血液。在刚刚走过的2019年存储行情跌宕起伏,存储模组厂经历一番“血雨腥风”的“厮杀”后迎来2020年,但是新的一年似乎对模组厂商并没有“手下留情”。
自2019下半年开始,原厂由于策略性的优先供货给数据中心、企业级等高利润市场,以及手机和PC OEM市场,导致对下游存储模组厂的NAND Flash货源紧张,同时刺激NAND Flash价格持续走高,截止到2020年2月26日,消费类NAND Flash价格指数累积涨幅超过40%,模组厂不得不面对采购成本上升的痛苦。
到2月份,受中国大陆地区疫情影响,NAND Flash相关产品再次掀起涨价潮,存储模组厂更饱受工厂复工难、交通、物流延迟等影响。如今韩国和日本又迎来“疫情大爆发”,日本和韩国若在原材料、存储芯片等生产,以及供货上出现问题,对存储模组厂商又将是“当头一棒”,面临的将是元器件短缺的难题,产品生产、新品上市也会受到影响。 
困难远不止如此,由于疫情在全球蔓延的幅度远超预期,全球对疫情的恐慌加剧,IDC预测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终端市场整体下滑,下滑幅度预期超过30%-40%。从商用市场销售渠道来看,2月份全国范围内的线下店面销售出现严重下滑,仅电商市场保持一定销量,加之产品供应能力受限,对2020年第一季度影响深远。
存储器核心组件供应不顺,终端厂商出货速度大打折扣
随着存储产品与终端应用的不断发展,以及广泛的市场应用,数据中心、手机和PC等已经成为存储产品主要终端应用领域。根据中国闪存市场ChinaFlashMarket数据,2019年SSD和嵌入式产品分别消耗NAND Flash总产能的45%和42%。
除了存储器是电子产品的核心器件,屏幕、摄像头等也是重要组件,受韩国疫情影响,三星位于韩国龟尾的手机工厂再度宣布暂时停工,LG Display位于龟尾的一座手机显示屏厂也宣布停工,预计都将于3月3日复工。若韩国、日本新冠疫情不能及时控制,一旦恶化,不仅仅存储器,三星、LG等在屏幕供应上的重要地位,以及索尼摄像头等供应都会成变数,将使得手机、PC等终端厂商可能面临新品研发受阻,生产缺料,新品上市延迟等窘迫局面。
据市场数据,2019年全球智能型手机出货13.7亿台,全球PC出货量2.61亿台。随着5G需求的爆发,2020年全球智能型手机出货有望增长1.5%,PC市场出货也将重返增长轨道。但受“疫情”导致的短期复工率低下,以及物流、交通等影响,IDC已下调了预期,预计2020年全球智能手机市场将下降2.3%,出货量略超过13亿台,Canalys也预计2020上半年全球PC出货将下滑超过10%。
全球协作,早日“抗疫”成功
全球存储产业链经过几十年发展、洗礼早已成为各单位分工明确、合作紧密的一体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韩国、日本作为半导体产业“重镇”,若疫情持续恶化,全球产业链厂商都将面临巨大考验。
目前中国大陆地区疫情已得到明显的控制,除湖北以外,推测到4月人们日常生活和企业运作可恢复到正常水平,那么中国对产业链的影响还是可控的。但如果韩国、日本等疫情无法及时遏制,疫情对产业链的影响可能会延续到第二季度,对全球供应链重创将无法估计,甚至对2020年全球经济增长也会产生较为显著的影响。
当下,世界卫生组织已经将新冠肺炎全球风险级别提至最高级别“非常高”,防控疫情已经不是一个国家、一个民族的事情,需要全球共同努力,早日攻克疫情。
版权所有© 2017 深圳益善存储器科技有限公司 粤ICP备19116571号